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三章

    伏玉觉得所有的血都涌到自己的头上,好像随时都会溢出来,但他依旧保持刚刚的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程忠说的没错,他娘的确是被人害死的,只不过凶手从萧太后变成了陈太后。

    但其实这对伏玉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不管是哪一个,他都拿她们没有办法,对于此刻的他来说,保住自己的命恐怕都困难。

    陈太后平淡地扫了伏玉一眼,意料之外地发现居然没从这孩子脸上看到一丝的怨恨。或许今日发生的种种已经让这个没什么见识的少年深深地陷入了恐慌,再无心思计较其他。毕竟有个上不得台面的娘亲,又是一个老太监养大的,恐怕一时之间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别的什么。

    这样也好,他们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未来的皇帝,无才无德,无依无靠。

    她将视线又转回萧太后身上,又用嫌恶的目光看了一眼仍瑟缩在角落的伏昭,转过头朝一旁一直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切的兄长看了一眼。

    对方立刻会意了她的示意,轻轻地晃了晃头,随口朝着身后吩咐道:“天都要亮了,抓紧送萧娘娘跟大皇子上路,我跟太后也好回去休息。”他的语气如此的轻松,好像根本没有感知到自己这一句话会让两个人就此丧命。

    又或者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角落里的伏昭一直留意着这里的动向,他将这人的话都听在耳里,也看见有侍卫立刻向自己走来,忍不住惊叫出声:“母后!母后!他们要做什么!我不是皇帝吗!他们怎么敢如此的对我?”

    伏玉忍不住朝着那个角落望去,他看见那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少年拼命的挣扎,却仍旧无法逃脱那些孔武有力的侍卫的桎梏,就像是一个物件一样被拎起来,扔到陈太后和他兄长的脚下。

    同样被侍卫控制住的萧太后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力量,用力地推开自己身边的侍卫,爬过去将伏昭抱在怀里。伏昭整个人蜷成一团,将头埋在萧太后胸前,不住地哭叫:“母后,我好害怕。”

    萧太后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儿子,瘫坐在地上仰视陈太后:“明日早朝,朝臣们不会放过你的!”

    陈太后向后退了一步,衣摆掀起,整个人背转过身去,淡淡地吩咐道:“动手。”

    其兄长歪了一下头,立刻有侍卫拿出一根准备好的缎带,走到那母子二人面前。

    伏玉愣愣地看着那母子二人被强制分开,有人将缎带缠到伏昭那细嫩的脖子上。他下意识地扭过头,不想再看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幕。却有一只手按在他的头顶,强制他转过头,直视伏昭。

    那人在他耳边发出轻笑:“看仔细了,不听话的孩子只有这一个下场。”伏玉浑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抵触,只能怔怔地看着伏昭脖子上的那条缎带慢慢地束紧,将他的哭叫声全部掐断。而另一边萧太后的哭叫声却越来越大,她被两个侍卫拉住了手臂,眼睁睁地看着伏昭一点一点的没了气息。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比亲眼看着自己的骨肉死在眼前更加残忍的事情了,萧太后发出绝望的哭嚎和对陈太后兄妹的咒骂,对那二人来说却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因为紧接着,那条缎带又缠到了萧太后颈上。

    伏玉长到这么大虽然过的有些惨淡,却从来没有如此接近死亡,先后看着两个人在自己面前断了气,而其中一个从血脉上来说应该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兄弟。

    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他自己的命也掌握在别人的手里,那个人此刻正状似随意的用宽大的手掌按着他的头顶,动作亲昵的好像一个相熟的长辈。但是伏玉知道只要他有一丝一毫不顺这个人的意,那只手会即刻向下,然后毫不犹豫地扭断他的脖子。

    这些侍卫的动作很迅速,很快萧太后就也没了气息,软软地倒在伏玉脚下。伏玉低下头刚好对上她那双失去了光泽的眼睛,还残留着惊恐与愤怒。伏玉咬紧了牙关,却依然无法掩盖住自己的惊恐,止不住的颤栗。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那个人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扳着他的肩膀让他转过身来,用一根手指挑起伏玉的下颌,挑起眉眼朝着陈太后道:“这孩子不会吓傻了吧?”

    陈太后有些不耐地朝着伏玉看了一眼,回道:“还活着就行,至于活成什么样我并不关心。”话落,她缓缓地走近萧太后的尸体,低下头看了一眼,面上的表情有一刹那的凝滞,然后抬了抬手,吩咐道:“处理一下。”

    立刻有侍卫上前来拖萧太后的尸体,陈太后一直安静地看着,在他们离开大殿前突然开口:“不要让他们死在一起。”

    侍卫愣了一下才应声道:“是。”

    大殿门缓缓地打开而后又合上,陈太后收回视线,淡淡地开口:“天快亮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她兄长勾了一下唇角,朝着满眼慌乱恐慌的伏玉抬了抬下颌:“那这孩子呢,你不管了?”

    陈太后垂下眼帘 ,掩去眼底的情绪:“就交给兄长了。我倦了,要回宫休息。”说着朝前伸出手,立刻有内侍上前扶住她的手臂,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大殿。

    “哎,我们也该走了。”伏玉感觉那人敲了一下自己的头顶,转过头就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眸,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就听见那人发出一声轻笑,他转头环视大殿,“怎么?想住在这里?倒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这宫殿原来的主人晚上会不会来找你就不好说了。”

    伏玉下意识就想起了刚刚萧太后的那张脸,只觉得寒意更甚,下意识就就朝那人靠近了一步,那人翘了一下唇角,朝着手下吩咐道:“走吧,千万保护好二殿下。”

    长乐宫,自南夏建国以来,几乎一直都是皇帝的寝宫。即使是伏玉,也知道这里的意义。他那个不靠谱的父皇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他那个只见了一面的皇兄还没来得及搬到这里,就丧了命,而现在,自己被带来了这里,陈太后兄妹的用意已经不能更加明显——他们想要那个皇位,想要这个天下。

    而伏玉是他们得到这一切的一个工具,即使住进这座宫殿,即使将来真的穿上龙袍,坐上龙椅,他也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

    天边已经渐渐地亮起来,伏玉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从心底升起一个念头,或许对于以后的他来说,想要随心所欲地看一下朝阳也将成为奢求。

    那个伏玉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在大殿门口顿住了脚步,转过头朝着伏玉的方向看了一眼,顺着他的视角望去:“天亮了啊,那就送到这儿了,殿下,你也该休息了。”

    伏玉慢慢地收回视线,咬着自己的下唇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脚面,感觉到那人慢慢地走到自己面前,跟着一根修长的手指挑起他的下颌,他被迫抬起头就看到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那张脸实在太年轻了,以至于伏玉总是无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