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十章

    伏玉知道自己现在是在迁怒,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他双眼死死地盯着苍临的眼睛,咬牙切齿地问道:“你答应他了?你知道他姓甚名谁吗?你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你答不答应他有关系吗?”说完他将那个包袱甩到自己身后,转身就走。

    苍临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突然快步追了上去。他个子要小上一点,腿自然也就短了点,勉强跟在伏玉身后,显然有些吃力,好几次因为试图追到伏玉面前提快速度而踉跄,但站稳之后依旧锲而不舍地跟着伏玉。

    伏玉一路走出偏巷,苍临就跟了他一路,伏玉稍微侧耳还能听见他气喘吁吁的声音,但即使这样,他也不肯停下来,直到伏玉再也忍不下去,猛地停住脚步,转过头瞪着苍临。

    伏玉的突然停住让苍临吃了一惊,他急忙顿住脚步,撑着膝盖喘了两口气,听见伏玉凶巴巴地问道:“你到底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苍临眨了眨眼,似乎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而后道:“一直。”

    伏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手指着苍临还没等说话,突然就听见对方腹中传来一阵轰鸣声不由一愣,再对上苍临那双通透的眸子,发现自己刚刚的那些怒气好像在不知不觉间都已经散去,他伸手指了苍临半天,打量了一下他身上破破烂烂的内侍衣袍,最终收回了手指:“算了,你先换件衣服,然后去吃点东西。”

    苍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耳根微微发红,但脸上却是一副一本正经地模样,慢吞吞地跟在苍临身后。

    伏玉从小在宫中长大,宫外的一切对他来说其实都新鲜的很,刚刚赶路一般目不斜视地向前走只为了甩掉身后的小鬼,等现在放缓了脚步,便忍不住开始东张西望起来。

    鳞次栉比的房屋,宽阔整齐的巷道,还有随着天亮街上渐渐多起来的行人,偶尔路过的冒着香味的早餐摊位,都让伏玉觉得新奇,当他最终在一个卖包子的摊位前停下来的时候,苍临终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低声问道:“就吃这个吗?”

    他身上穿着明显大一圈的外袍,衣袖在手腕处挽了又挽,仰着脸看着伏玉的样子,倒是很像一个小孩,伏玉对着他这幅样子心情也比刚才好上几分,连说话的语气都和缓了一些:“不能吃吗?”

    “你可是皇帝啊,就在街边吃这个吗?”苍临的眼底满是不解,甚至还有几分失望。

    伏玉对上他的表情,有些怀疑地看了一眼还冒着热气的包子笼屉:“可是这个闻着很香啊?”

    “再香也不过是包子啊?”苍临忍不住道,他瞥了那包子一眼,忍不住又看向伏玉,这人不是皇帝吗,宫中什么山珍海味没有,为什么会想吃这么干巴巴的包子?

    伏玉抓了抓下巴,疑惑地问道:“那我们去吃什么?”

    “聚香楼。”苍临回道,“都城之中最有名气的一家酒楼。”

    伏玉的眉头拧起:“你去过?”

    苍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摇了摇头:“没有。”

    “没去过的地方,谁知道好不好吃。”说完他不再理苍临,转过头要了几个包子,就直接在小摊边一张简陋的木桌前坐了下来,朝着苍临抬了抬下巴,“只有这个,不吃就只能饿着了。”说着他伸手摸了一下一直揣在怀里的钱袋,“哎,你这个小太监从宫里逃出来什么都不带吗?一两银子都没有?”

    苍临刚刚把半个包子塞到口中,听见他的话茫然地抬起头,瞪着一双眼睛用力地摇了摇头,然后埋头继续卖力地咀嚼嘴里的包子。

    伏玉撇了撇嘴,他觉得自己沾上了一个大麻烦。虽然他怀里的银两原本是按照他与程忠两个人来预计的,但是那个人毕竟是养他长大的忠叔,而眼前这个,不过是一个一面之缘的小太监,尽管他也很可怜,但是将他带出宫已经仁至义尽,总不至于以后真的要一路带着他。

    伏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苍临一眼,从桌上拿了一个包子塞进口中。

    罢了,还是先吃饱再说吧。

    两个人守着个小摊一人吃了好几个包子,又喝了一大壶包子摊老板提供的热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