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伏玉把包袱背好, 视线从小屋里环过,眼底升起了一丝黯然。尽管他们在这里只住了一夜, 却是难得的轻松与安逸。

    苍临将他面上的情绪都收入眼底,微微垂下眼帘,开口:“走吧。”

    夜色漫漫,两个少年一起,迈上对他们来说全然陌生充满未知的一条路。

    即使是这个时辰,仍有不少人想要逃出城去。而贺鸿仪不知道是还没分出精力, 还是压根就真的没把这些平民百姓放在眼里,城门整夜不关, 守在城门的兵士打着呵欠草草地盘问了一下两个人, 翻看了一下他们不能再简单的行李, 两个穿着破烂的穷苦少年当然没有引起他们的怀疑,很容易地就混出了城。

    一切好像都按照他们的设想的那般顺利, 二人出了城门一路顺着官道朝着西南方向而去。

    两个人都没出过远门,对于去哪其实都没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只是伏玉听说西南那里路途险峻,随处可见奇峰峻岭。两个人若是隐匿于崇山峻岭之中,即使真的有人找去了那里,在群山之中想要找到他们两个也不容易。

    但他们两个其实也不知道具体要怎么走,幸好他们没有具体的目标, 只要是西南, 什么地方都可以, 这才想到沿着官道一路朝西南而去的办法。

    不过两个人终归只有四条腿, 这样不眠不休的赶路还是头一次,走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觉得疲惫不已。伏玉还好点,苍临原本就年纪小,长得又瘦弱,靠在路旁的树上喘了大半天,才稍微喘匀了气。

    伏玉把水袋递给他,抬眼看了看渐亮的天色:“天快亮了,不然就在这里休息一会,这离都城也有一段距离了,天亮了再走应该也来得及。”

    苍临喝了一大口水,轻轻地摇了摇头:“不行,咱们两个是走路的,如果追兵要骑马,这么一点距离一会就得追上我们。”他说着又喝了点水,朝着身侧的树林看了一眼,眉头微锁,突然想道,“不然,我们接下来不走官道了,就穿过这个树林朝西南走。”

    伏玉有些犹豫:“不走官道的话,会不会行进速度更慢?”

    “虽然慢,但却更出人意料。”苍临顺着官道一直,“官道只有这一个方向,但在树林里咱们却有更多的选择,如果追兵来了也更好躲避。”

    伏玉想了想,觉得苍临的话还是有一些道理,他们在官道上走的再远,只要顺着官道去追他们,就总能抓到,而他们若是从树林里一路沿着山路前行,想要抓到他们就难的很了。只不过,一旦进到山里,两人就注定要风餐露宿,想要找一个安生睡觉的地方只怕都难。

    不过那也没有什么办法,保命要紧。

    两个人在路边坐了一会,等苍临缓了些力气,便又出发了。树林里确实要比官道上难走的多,前些日子刚下过雪,树林里还有些没有化尽的积雪,踩上去深一脚浅一脚的,两个少年只能拉着手一步又一步地向前走。

    天色渐渐亮起来,晨间的光辉照进林间,也照在两个少年脸上,伏玉抬手抹去了额角的汗,仰起头对着阳光微微眯起了眼睛,虽然这一路走得有些辛苦,他心情却好的很,因为他知道自己离那个禁锢了自己十余年的牢笼越来越远。

    两个人走走停停,在树林间留下一连串的脚印。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马蹄声,伏玉一惊,下意识就以为是追兵,拉着苍临就向前跑,被苍临一把拉住:“不是追兵,是前面有人过来。”

    说话间马蹄声越来越近,伏玉抬起头就看见三人三骑从树木之间的间隙迎面而来,为首的人怎么看都觉得眼熟,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