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贺鸿仪的大军气势如虹, 将都城围了已有两日,没有任何人能在这种时候离开都城, 贺鸿仪甚至还命人作征讨檄文射至城楼上。在檄文中, 他痛斥陈氏兄妹数宗罪,言明自己此次征讨只为除掉陈氏兄妹, 保南夏皇室血脉。

    伏玉坐在龙椅上打着呵欠看着下面争论不休的朝臣们。半个时辰前,他被人从睡梦中叫醒,只因为陈太后见到了征讨檄文要与朝臣们共同探讨退敌之策。

    但半个时辰过去了, 伏玉也没有听到一丁点的计谋,倒是愈来愈多的人开始游说陈太后开城投降, 将贺鸿仪迎进城中,以换得一条生路。

    伏玉微微侧过头,隔着珠帘他看不清陈太后的脸,但可以想象那张脸上此刻是如何的气愤。只是现在陈原不在城中, 陈太后毕竟久居后宫,对朝堂之事并不是十分了解, 原本还指望这些朝臣这么多人或许还能凑出什么好办法, 结果却都是一些贪生怕死的废物。

    珠帘碰撞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下一刻陈太后掀开珠帘径直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站在御阶之上,俯视大殿之中的所有人, 冷冷地开口:“众卿的意见哀家都听到了, 哀家原本以为众卿会有更好的办法, 但现在看来如若不是顾忌这殿外的禁军, 众卿恨不得立刻绑了哀家出城投降吧?”

    大殿上一片寂静,跟着诸位朝臣纷纷跪倒在地:“臣等惶恐,臣等无能,臣等愿为太后与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陈太后静静地凝视他们,良久,面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冷笑:“既然这样,那诸卿就留在宫中为哀家与皇帝分忧吧。”说着她一摆衣袖,“来人,将这武英殿看守起来,保护好列位大人的安全。”

    说完,在众位朝臣各种各样的目光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武英殿。

    伏玉在龙椅上坐了一会,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自己身上,只觉得不舒服的很,他舔了舔自己的下唇,回想了一下刚刚陈太后似乎并没有要他也留在这武英殿,便慢慢起身,对着一众朝臣微笑道:“列位为朕分忧着实是辛苦了,吩咐御膳房,今日晚宴一定要好生准备,切莫怠慢了诸卿。”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吞吐道,“朕,朕宫里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说着他抬手扯了扯程忠的衣袖,目不斜视地出了门。等到再也看不见殿里的那些人,伏玉才缓缓地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又回头看了一眼,才拉着程忠的快步向前走去。

    伏玉出来的匆忙,只带了程忠跟两个侍卫,出了大殿才发现那两个平日里几乎寸步不离的侍卫居然没了影踪,倒是守在武英殿门外的侍卫看了伏玉一眼,道:“陛下,太后说现在都城守军却人手,就将您的贴身侍卫征用了。”

    伏玉愣了一下,将到了唇边的笑意硬是收了回去,点了点头:“朕知道了。”

    知道走过了路口,伏玉强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