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天,我正准备眯眼休息一会,却被狱警给叫了出去。

    原本以为是提审,结果却被告知有人探监。

    一般情况下,还在刑事侦查阶段的嫌疑犯是不能被探监的,除了见律师。可我根本就没钱请律师,正在迷糊中,就被狱警带到一个小房间里。

    房间很简陋,就一张桌子两条凳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可就是这个简陋的房间,给了我一种极度的不安全感,因为它连摄像头都没有。这就意味着,在这里发生的任何事,都可能成为绝密。

    难道他们要刑讯逼供?

    正当我不安中,一个老人走了进来,他身材瘦小,身着黑衣黑裤黑鞋,一双眼睛仿佛能洞穿人心。随着“啪”的一声,门被关上,整个房间的温度仿佛都降低了几度,我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

    “你叫龙九?”老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威严,一看就是发号施令惯了的人。

    “是的。”

    “你爷爷叫龙三爷?”

    “你认识我三爷爷?”一听到三爷爷的消息,我差点没跳起来。

    “这么沉不住气,可不像龙三爷的后人。”黑衣老人轻蔑道。

    “你什么……你知道我三爷爷的下落?”我把情绪压了下去,好汉不吃眼前亏,再说我还真猜不透眼前这个黑衣老人的来头。

    “龙九,二十五岁,十六岁从大山里出来打工,先是在兰州呆了一年,随后到广州。由于学历不高,在广州期间,做过门卫,搬过砖,送过快递,最后开了家草药铺。半个月前,用了一个没把握的方子,导致就诊者死亡,随后被抓……”黑衣老人没有回答我三爷爷的问题,而是说起了我的经历。

    越听,我的冷汗就直往外冒。

    这个老头到底什么来头?

    为什么他对我的经历知道得如此清楚?

    “你的记忆力非常好,过目不忘。同时,你几乎不做梦,但一做梦就会出事,换种说法,你的梦能预见灾难的发生。04年印尼海啸,08年汶川地震,11年日本地震,你都提前梦到一条白龙从受灾地经过……”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打断了黑衣老人的话。

    关于梦境的事,我从来没对人说起过,这完全属于我的个人隐私,我不知道黑衣老人是如何得知的,难道他能读心?

    “你有一个网名叫九哥……”

    听到这,我算是明白了过来。

    我确实用这个网名在论坛上就梦境的事发过一些咨询帖子,但这些都是四五年前的事了。仔细一想,所有的信息都指向一个结论,在四五年前我就被人监视了,而眼前这个黑衣人很有可能就是监视我的人。

    “你在监视我?”

    “监视谈不上,但确实关注你有段时间了。”黑衣老头倒也不否认。

    “你到底是谁?监视我有什么目的?”

    “我叫左易,左氏集团董事长,关注你的原因,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