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原本以为,漆黑之床乃虚幻之物,可我却摸到了实物。漆黑之床温度极低,我的手刚触碰到,就有一股寒意传来,让我禁不住打了两个寒颤。从手触碰到漆黑之床的感觉看,此床应该是由石头构成,乃千真万确的实体之物,

    绝非虚幻之像。不过,为了进一步确认,我还是从腰间掏出了疯狗刀,果断地朝着漆黑之床刺去。

    只听“呲”的一声响,疯狗刀刺在了漆黑之床上。原本以为,以疯狗刀的锋利程度,应该能刺破漆黑之床。退一万步说,就算不能刺破漆黑之床,那应该也能留下些许痕迹。然而,事实超出了我的预估,疯狗刀不仅没有

    刺破漆黑之床,就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而且,还有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朝我手臂传来,登时把疯狗刀从我手中给甩飞了出去。

    至此,我完全可以确定,漆黑之床非虚幻之像,而是实体之物。

    只是,漆黑之床是实物,那地面上的五幅画又是什么?难道它们也是实体之物?显然,这和刚才的判断完全不一样。地面上的五幅画,我曾仔细检查过,它既不是雕刻在地面上,也不是绘画在地面上,而是凭空浮现在地面上的。面对如此情况,我的

    脑袋不由地迷糊了起来,一会虚,一会实,这青石台仿佛拥有魔力一样,变化莫测。

    难道,这青石台上的东西,既非完全虚幻,也非完全实体,而是虚实结合,虚中有实,实中有虚?想到这,我当即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把脑海中的杂念剔除,开始系统性地思考青石台上的遭遇。曾有高人说过,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对此我完全认同。当我

    清除杂念,回忆自己进入青石台后的每一个细节,开始抽丝剥茧地分析,一个全新的设想出现在了我的脑海。

    在现代社会,我们有着许多虚实结合的东西,譬如投影,譬如魔术。假如青石台是一个充满机关的魔术台,冷热鬼虫是这个魔术台的守护者,同时也是开启魔术的钥匙,那我的遭遇就可以从逻辑上说得通了。在没人触发的情况下,冷热鬼

    虫游荡在青石台空中,一代接一代,几千年来循环往复。自然,在这种情况下,外界看到的青石台将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然而,一旦有人进入青石台,就必将引起冷热鬼虫的攻击,继而触发青石台机关。这里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洪胖子这种非瞳孔龙影进入,另一种则是我这种瞳孔龙影进入。非瞳孔龙影进入,冷热鬼虫将化身为青石台的守护者,直接杀死入侵者。瞳孔龙

    影进入,冷热鬼虫则将化身为青石台的钥匙,为瞳孔龙影开启青石台的机关。

    至于青石台上的机关,它部分是真实的,部分则是虚幻的。真实的部分,应该是在钥匙开启后,从青石台下面通过机关涌出来的。虚幻的部分,那五幅画,极有可能是机关与意识的结合。想到这,我连忙从漆黑之床退回,来到了

    五幅画的区域。如果我的猜想没错,这些画是机关与意识的结合体,那在我集中精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