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艰难的抉择,它比任何时候都考验人。

    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无一不是艰难抉择的承担者。我心里清楚,以目前的资源,想要造出能够抵御风险的牢固木筏,那是强人所难。但我更清楚,眼前的巨龟,极有可能是金鹏七阴谋的一环,如果我们冒然上龟背,极有

    可能陷入到阴谋当中。在劈龙岭第一层,我与金鹏七数次交手,此人阴险残暴,绝非好人,万万不可相信。

    两权相较取其轻,我宁愿乘坐不牢固的木筏,也不愿钻入金鹏七的圈套。

    这一次,我没有听从大家的意见,而是坚持己见,要求砍树造木筏,乘木筏渡湖。

    “龙药师,你这是怎么了?大家都建议上龟背,就你一人要造木筏?”洪胖子显然不能理解,质问道。

    “洪胖子,你相信我的直觉吗?”我看着洪胖子,问道。

    “这个……自然相信。”洪胖子点了点头,道。

    “既然相信,那就不要多问。”我道。

    “难道弃巨龟造木筏,也是直觉告诉你的?”洪胖子继续问道。

    “没错,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两头巨龟来路蹊跷,小心为妙。”我道。“龙九老弟,这个老夫就得说两句了。”金四爷从龟背上掠了回来,走到我身前,道,“龙影江湖的传闻,包括老夫收集到的信息,均有关于锁龙冢通行之路的相关记载。现

    在,两头巨龟已经到位,可我们却犹犹豫豫,如果错过巨龟,那至少得再等一天。”

    “四爷,有些事,我也说不清楚。”我看着湖中的两头巨龟,道,“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头巨龟给我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我担心队伍遭遇危险。”

    “杀气?有吗?”金四爷反问道。

    “有。”我肯定地点了点头。其实,我没有感觉到杀气,也没有不能上龟背的直觉,唯有的就是担心金鹏七,和眼前的金四爷。但是,此刻我不能说出来,昨晚的所见所闻,必须得藏在心底,只有这

    样,我才能更好地应对。既然不能明说,那感觉、直觉就是最好的借口和挡箭牌。

    “龙九老弟,这一次,恕老夫不能认同你的观点。”金四爷变得强硬起来,道,“既然意见相左,那我们金家就此告别,先行一步。”

    “四爷,我保持造木筏的观点,不做改变。”我也针锋相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斗争。如果金鹏七在巨龟上有阴谋,那我敢肯定,金家人不会与我们告别,独自上龟背。如果金鹏七在巨龟上没有阴谋,那金家人则有可能会上巨龟

    。我倒是想看看,金四爷到底会不会带着金家人独自上龟背,离我们而去。

    “那好,就此告别。”金四爷朝我摆了一下手,然后径直朝着金家队伍走去。

    “不送。”我目视着金四爷的背影,强硬道。从金四爷的架势看,他像是真的要把金家队伍带上巨龟,一番言语后,金家队伍开始朝湖岸走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两头巨龟竟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