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管林子里是不是世外高人,我都已打定主意,进入林子会一会他。

    “冷邪,你在这里等我。”我从背包中掏出防风火机,把两张纸条点燃烧毁,然后朝冷邪道。这一次,冷邪没有再坚持,而是点了点头,示意我注意安全。入林之前,我做了三件事,首先把MP5的枪栓退回原位,其二把92式手枪别到腰间,其三把疯狗刀回归刀鞘

    ,然后才朝林子走去。你看得没错,我确实是把所有武器都收了起来,空着手走入林子。

    这样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气势,让自己表现得不像一个孬种。虽然我不知道林中之人让我独自入林的目的何在,但在谈判面前,气势很重要,因为任何人都看不起一个孬种。当然,我收起武器,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这些

    武器除了壮胆之外,别无用处。林中之人连冷邪都无法发现,如果他要杀我,简直易如反掌,我手上的武器根本没用。

    顺着脚印,我迈开双腿,不卑不亢地踏入了树林。

    进入林子后,脚印就消失了,印入我眼帘的是四种树木。其中两种树木我曾见过,那是白骨树和墓碑树,没想到它们竟然生长在了一起。另外两种,我没见过,一种枝叶繁茂,树高约十米,树身约一个成年男人环抱,按理来说

    ,这应该是某种常见植物,但我总觉得它透着诡异,不像善类。另外一种,则无枝无叶,树身如蛇,它缠绕在其他植物上,仿若吸血恶魔。更可恶的是,越往林子深处走,道路就越错综复杂,每隔几十米就是一个路口,每个路口都有四个方向,犹如迷宫一样。诡异的树木,迷宫般的道路,极度压抑的氛围,

    此片林子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它如果想吃掉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

    金四爷所说的“无人林”,在这一刻,我相信了。不过,不管它是“无人林”还是“有人林”,我都不在乎。前方道路不明,那我就闭着眼睛走,前方危险四伏,那我就赤手空拳上阵,反正林中有人,我越危险他越快现身。

    果然,当我往林子深处走了大约200米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这是一个老者的声音,洪亮且铿锵有力。

    “再往前走,你就要被绞杀树给绞死了。”声音是在我身后方响起。

    “你终于现身了,如你所愿,我一个人来了。”我道。

    “龙九,你的表现超出了我的预料,果然是三百年才一出的左眼龙。”声音继续道。我转过身,朝身后方望去,却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要知道,刚才我听得真切,声音绝对是这个方位传过来的,难道我判断错了?想到这,我快速转动身子,环顾四周,

    想要把说话之人揪出来。然而,结果令人失望,我周边的树林,别说一个人,就连一只鸟都没看到。

    “既然找我有事,那就请现身吧。”被人如此捉弄,我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喝道。

    “龙九,谈话需要的是嘴巴和耳朵,并不需要眼睛。”声音再次在我身后方响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