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十三章

    伏玉一直很喜欢吃烤红薯,毕竟对于他与忠叔来说,任何吃食都显得弥足珍贵。在寒冷的冬天里,蜷在炭火前,捧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红薯,剥开脏兮兮的外皮,露出金黄色的内瓤,香气扑鼻。

    忠叔一般只是装模作样的吃上一小口就全都给了伏玉,伏玉小时候只是以为忠叔不爱吃,等渐渐长大才明白,忠叔只是尽可能地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伏玉。

    所以很多年以来,伏玉对于冬天最好的回忆,就是一个暖烘烘的火盆,香甜的红薯,还有忠叔讲的那些民间传说,昏黄的火光里,慢慢进入梦乡。

    “你又在想怎么赶我走吗?”苍临的声音将伏玉从思绪中唤醒,他抬起头正对上少年那双漆黑的眼眸,伏玉发现苍临的眼珠很黑,微微泛着水光,看着一个人的时候会让对方有一种整个人都陷入这双眼底的感觉,在这种时候他说什么,你都忍不住想要答应。

    “不是已经跟你道歉了吗?怎么还这么记仇?”伏玉用木棍扒拉了一下炭火里的红薯,“这不是还烤了红薯给你吗?”

    苍临低头看了那红薯一眼,眼底闪烁,最终回道:“你只是为刚刚的事情道歉,不代表你之后就不会做了。”

    伏玉低低地叹了口气:“你这个孩子怎么心思这么深?”

    苍临抬头,面带不满:“我说了,我不是孩子,我比你只小两岁。”

    伏玉发现苍临在这种事情上好像格外的固执,最终只好点了点头:“知道了知道了,吃点东西吧,红薯一会就好了。”

    苍临从一直抱在怀里的纸包里拿了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的糕点看了一眼,似乎是犹豫了一下,径直送到伏玉唇边,伏玉对上他那双可怜兮兮的眼睛,下意识地就张开嘴,把那块糕点吃进嘴里,香甜的感觉弥漫了整个口腔,伏玉含糊不清地开口:“嗯,很好吃,你自己也吃。”

    苍临眨了眨眼睛,看着伏玉将那糕点咽了下去,才伸手又拿了一块糕点,慢吞吞地吃了下去。他的吃相格外的温文尔雅,细细的咀嚼,慢慢地吞咽,整块糕点吃完,唇上居然没有沾上一点渣滓。伏玉眼巴巴地看着他,觉得跟苍临对比起来,自己就像是哪个大家公子身边的小厮。他抬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低着头继续研究炭盆里的红薯。

    等伏玉将烤好的红薯从炭盆里拿出来的时候,苍临盯着那个黑乎乎的东西皱了皱眉,不敢相信地看着伏玉:“这个东西,真的能吃?”

    “你没吃过烤红薯啊?”伏玉笑,“我跟你说,不仅能吃,还很好吃。”说着他忍着烫剥开红薯的外皮,露出黄澄澄的内瓤,朝着苍临跟前送了送,“闻闻,香不香?”

    苍临小心翼翼地凑近闻了闻,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他盯着伏玉手里的红薯看了一会,低声道:“夫人不喜欢,所以府里从来没有这种东西。”

    伏玉知道他说的应该是他进宫前的那个府,至于是哪座府,哪家夫人,苍临从来不提,他也不想多问,只是笑了一下,把手里那个剥好皮的红薯送到苍临手里:“吃吧,这儿可没有什么夫人,以后也不会有。”

    苍临愣愣地看着他,然后慢慢地勾了勾唇角,用力地点了点头。

    尽管在伏玉眼里,烤红薯是很好吃的东西,但其实他也知道,在别人眼里,这未必是多稀罕的东西,但苍临却吃的格外认真,这让伏玉觉得心底都有些发软,他低下头给手里的红薯剥皮,嘴角忍不住漾起笑纹。

    咬了一口红薯,他抬头看向苍临:“要听故事吗?”

    苍临抬头眼带怀疑:“什么故事?”

    “嗯……”伏玉想了想,“今天是除夕,那就给你讲一个,年兽的故事吧,你听过吗?”

    苍临吃红薯的动作慢了下来,似乎对伏玉要讲的故事真的很感兴趣:“我什么故事都没听过。”

    “那好,那就讲年兽的故事。”伏玉弯了眼角,捧着手里的烤红薯往炭盆前又凑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