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周征和四年元月, 变故迭起。

    先是为了皇位斗争了近三年的太子与楚王在元朔之日的立后大典之上联手起兵谋反, 被晋王率人镇压之后饮毒而亡, 而原本应该逃过一劫的征和帝却饮下了毒酒, 数日之后龙御归天。临终前留下遗诏, 立晋王贺苍临为太子,继承大周正统。

    晋王贺苍临于满朝文武面前奉先帝遗诏, 入主宫中总领朝政, 并定于其父征和帝葬礼后一月举行登基大典, 昭示天下。

    “陛下。”

    贺鸿仪的棺椁已经被抬入玄宫, 永久地封存于地下。苍临转过头, 看见这几日贴身伺候他的内侍低垂着头, 挑眉问道:“何事?”

    “陛下, 您这段时日为了先帝守灵一直住在明光宫。现在葬礼已终, 奴婢是想问陛下是打算从今以后便以明光宫为寝殿, 还是另有打算?”内侍跟了这位年轻的君主不过小半月的时间,实在是不敢揣测圣意,只能硬着头皮问道。

    苍临挑起眉:“寝殿?”他偏了偏头, 似乎想到了什么, 唇畔漾出清浅的笑意, “那便长乐宫吧。”

    “长, 长乐宫?”宫中人人皆知,那是前朝亡国之君淳熙帝的寝殿, 最后那淳熙帝好像也是驾崩在那里。先帝登基之后, 不知是嫌弃那里破旧还是有别的顾忌, 重建了明光宫当成自己的寝宫,而长乐宫也就一直空置下来,无人居住,比起斥重金修建的明光宫,作为帝王寝宫的话,就算没有那些避讳,也实在是有些寒酸吧?

    内侍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头脑,不太知道这位新上位的帝王到底在搞些什么名堂,好歹先前也是养尊处优的晋王,怎么会突然选这么一个寝宫。

    苍临将他面上的变化都收入眼底,眉眼上挑:“怎么?有什么问题?”

    苍临的声音不高,语气也算得上和缓,但是却让这内侍心生怯意。这新君入主朝堂月余,虽然尚未及冠,却有着常人无法料想的果断与狠厉。他掌权之后,着手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命大理寺审理先太子造反一案,将朝中与先太子与楚王谋反一事有联系的老臣清理了个干净,却没有任何的冤枉与株连,让余下的朝臣心服口服。

    这样的手段,又有谁看轻视这位新君?

    内侍慌忙拱手:“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吩咐人去收拾,力保陛下回宫之前能够入住长乐宫。”

    苍临点了点头:“命人把左备身郎将叫来,朕有事吩咐。”

    自当日在西南,景逸景峰二人的身份就逐渐变成苍临的贴身侍卫,所以,他继承皇位之后,就干脆任这二人分别为左右备身郎将,负责侍卫皇帝左右。

    景逸匆匆而来,朝着不远处那陵寝看了一眼,才拱手道:“陛下,您召我?”

    “待会返程的路上,回一趟王府。朕早上命人传了话过去,说今日葬礼过后,接他入宫。”

    景逸稍一犹豫:“陛下,不如我去接程公子,您先行跟着銮驾回宫?”

    苍临轻轻摇头:“今日必须由我亲自去。留下一座普通的马车即可,让銮驾跟着其他人一起回宫。”

    景逸知道在苍临心中,那个人的位置丝毫不逊色于这天下,也不再劝阻:“遵旨。”

    自从贺鸿仪驾崩那日苍临匆忙进宫之后,就直接奉了遗诏承了皇位,既要料理贺鸿仪的后事,还有一堆的朝政需要处理。又因为身份毕竟不再是监理朝政的晋王,而是这天下之主,一直不得机会再出宫,还是伏玉亲自收拾了一些他常用的东西命人送进宫去。

    苍临在宫中这些日子虽然忙碌,却也一直记挂着伏玉。自打一年多之前,他将伏玉带回晋王府,二人就几乎再未曾分开过。他命了人去晋王府保护伏玉的安危,虽然放下心来,却仍旧挂念的很。只能每日写了书信,命人送到晋王府去,再等伏玉写了回信送回宫中。

    如此往复,总算是把这段时日熬了过去。先帝下葬,宫中那些跟他有关系的乱七八糟的人也都料理干净,才总算能将人接到自己身边。

    晋王府。

    伏玉身上披着一件斗篷,站在冷清清的荷花池旁,因为春意还没到,天气还有些冷,虽然荷花池面上的冰已经融化了差不多,但依旧看不见池中的鱼都躲在哪里。

    有什么东西在他怀里动了动,跟着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挣扎着想往外跑。伏玉伸手在小黑的冠羽上弹了一下,轻笑道:“外面可冷的很,你要是出来冻掉了毛我可不管。”说着,放开了斗篷,将小黑放到地上。

    小黑在他脚旁蹭了蹭,有些好奇地探头往荷花池看了一眼,便扑腾着翅膀在花园里转悠起来。一个冬天过来,小黑看起来又胖了不少,先前伏玉听人说过,雉鸡是可以稍微飞起来一段的,只是自己养的这只,却是从未见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