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连续几天的相处,即便连天诚掩饰得很好,但浅若涵可不是那种胸大无脑的女人,连天诚哪怕只是一点点表情的变化,落在她眼中之后,都会带来不小的信息。

    也是这些生活上的小细节,浅若涵是越来越了解此刻站在自己身边,那双目光却是不断往禹州军卫大统领飞红巾方向瞄的连天诚。

    而此刻,在主殿侧面那参天大树中间亭子中,林落尘坐在磐石上,手中端着一杯有着寒气散逸的香茗,在他的身边,除了刚到的军卫阁主林柏懿外,还有天玑楼主林玄天。

    林玄天将幽州连家与齐虞荫之间的事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并且还说明连天诚已被打通的灵内九脉与阴殿有关系。

    林玄天在林柏懿那凝重的神色中,将所有的事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闻言后的林柏懿,那双深褐色的眼瞳深处,能量不断涌动。“圣主,连家从幽州跑到禹州来找齐虞荫,重提当年两个孩子的婚约,这里面的事,不仅仅是连天诚和浅若涵的问题了。”

    林落尘手指摩擦着杯子的边沿,声线清冷的道:“现在,连天诚主动要动留在浅若涵身边,是以培养他们之间的感情为借口;到目前为止,连家众人虽然见过本座,但却不知本座的身份,所以当时本座就暗示浅若涵同意了。”

    “圣主是想…”

    “无论本座想做什么,即便是抹掉禹州连家,那又如何?但连天诚这边也许会是阴殿那边的一个突破口,就把他留下来,随时监控着,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柏懿尊,你斟酌一下,看看将连天诚和浅若涵安排在那个军卫比较适合?”

    “圣主,容内臣好好想想。”

    林落尘点点头,而这时,林煞快步而来。“启禀圣主,翎皇和天后那边有了最新的进展,已经确定了丧魂地宫入口位置,内臣已派重兵把守。”

    “知道了。”

    “另外,刚才来面见圣主的时候,林芒传话,说三阁阁主和督察府主他们已经到了。”

    林落尘迟疑了一下。道:“告诉他们,来主殿等着。”

    “是。”

    林煞离开之后,军卫阁主林柏懿缓缓抬起那张苍老的脸庞,声线硬朗的道:“圣主,内臣经过慎重的考虑,将齐虞荫之女浅若涵和连天诚放在西湖羽林尊卫下辖属的西圣城军卫比较适合。”

    “阴殿之事不仅仅是军卫阁的事,还与圣中阁圣门阁,以及督察府有关,此事你这位军卫阁主务必放在心上!西圣城军卫大统领林煜,本座认识,你也可以将此事的真相告知于他,但记住,切不可打草惊蛇。”

    “内臣明白,请圣主放心,军卫阁一定与其他两阁一府一楼查清楚此事。”

    “其他的话,等会儿与其他两阁一府见面再说。”林落尘侧脸问身边的血衣煞卫。“看一下禹州军卫大统领和大都督来了没有?”

    “回圣主,禹州军卫大统领和大都督已在主殿那边等候,是否传他们前来觐见。”侍卫躬身抱拳道。

    林落尘摆摆手。“不必了。”旋即站起身子,对林柏懿道:“我们过去吧。”

    林柏懿微微欠身,而后跟在林落尘身后,朝主殿那边而去。

    禹州军卫大统领飞红巾、大都督林崇已在这里等候,主殿周围,防御极其严密,可谓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就连虚空之上,也是有着好几位灵者防护。

    飞红巾和林崇,以及禹州尊主林奕和齐虞荫等人,在看见圣主和军卫阁主缓步而来,他们当即行礼。

    “都免礼。”林落尘淡淡的道,目光扫视,最后落在飞红巾水蛇般的身躯上,微微一愣,道:“红巾你突破了?还是冰系和火系体质一起突破,八品,不简单。”

    飞红巾欠身,声线清脆的回道:“半月前突破的,这都是圣主的恩赐,当日外臣重伤,生命垂危之际若非有圣主精纯灵气相助,外臣也不会有今日。”

    “这么说来,还是我的功劳了。”

    “外臣叩谢圣主天恩。”

    “不必多礼,快快请起。”林落尘微微抬手,旋即朝主殿正厅而去。“都进来。”

    此次林落尘召集三阁一府一楼主在灵境峰觐见,自然是有重要的事!除了他林落尘进入丧魂地宫之后把该交代的事都交代,另外便是阴殿之事绝不能放松。

    至于其他的,除了此刻在主殿正厅中的众人外,没有知道圣主与圣林族重臣们说了什么,只知道主殿那边的防卫极其严密,即便的禹州正副尊主和军卫大统领大都督带来的亲信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