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东西。”车南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牛峰先是一愣,旋即似乎明白了什么。

    玄醉好奇的道:“老班长,这明城无论是规模还是别的,都要比我们那个世界的一流城市还要大上好几倍,难道这还不算。”

    “当然不算,我虽然在隐界呆的时间不长,但这座明城要是跟圣林城比起来,可就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不过也能理解,圣林城毕竟是隐界的圣城,估计没有哪一座城市能够跟它相比了。”

    “这不是废话吗。”辛虎凑了上来,不乐意的道。

    众人这是第一次进入隐界的城市,无论什么,对他们来说都非常好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倒是让他们了解到不少的东西。

    当他们即将经过一座巨大的广场时,前方人满为患,摩肩擦踵,无数人影在晃动,吵杂声更是不断。

    出于好奇,金杭和辛虎他们挤了过去。

    靠近广场边沿之后,方才看见巨大的广场上,四周被身着铠甲,手握腰间兵器的战士团团围住,将那无数的武者挡在外面。

    而在广场居中台上,有着数百人被捆绑挨个跪在一起,他们当中,老少年幼皆有,每个人的旁边都有着一名光着膀子的刽子手。

    广场正前方,数百气息皆在五品内气武者将一位昂首负立的中年男人保护在中间。

    这一幕,无论段惊云和连锡他们怎么看,都像一座刑场似的。

    而从旁边围观武者们的议论声来看,辛虎他们更是坚信这一点。

    于是,金杭向旁边一位青年打听起来。“老兄,发生什么事了这是要干什么?”

    青年上下打量着金杭,道:“外地来的吧?”

    金杭也没隐瞒,点点头,青年方才道:“看见前面那位蓝色铠甲的人了吗!那是我们明域域主的长子明哲,也是明城城主,七品内气巅峰的强者。”

    七品内气巅峰?金杭心里一惊。“那广场上跪着的这几百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们明城中左家的人,左家直系中有人酒后当众议论圣林族和圣主,当场被城主府的人缉拿,左家满门抄斩,等一会儿就要行刑了。”

    只是议论圣林族和圣主就要被满门抄斩,这可把金杭和段惊云他们吓坏了,从他们看到的这些场景来看,可真不是开玩笑的,也不是剧组在拍电视剧。

    “是啊是啊,这左家真是胆大包天,竟敢背后议论圣林城和圣主,死有余辜。”旁边一位莽汉出声道。

    “没灭他左家九族,已经是域主格外开恩了,议论圣林族可是大罪。”又一人说。

    时辰一到,金杭段惊云他们这些人,亲眼目睹行刑的一幕,数百人啊,他们心中纵然有万般的不忍,可也不敢说什么,因为围观的人,数万,每个人都说左家大逆不道。

    从这些事来看,金杭他们深深的明白,圣林族在隐界的地位到底有多高,圣主的权利和威严,是不容挑衅的。

    而隐界中人,对圣林族和圣主的敬仰,根深蒂固。

    目睹了这一切,在寻找客栈的过程中,众人心有余悸,说话也变得格外小心起来,这种事,要是发生在普界,肯定惊动全球,只可惜这不是普界,而是圣林族做主的隐界。

    车南他们找到一家三流客栈,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客栈,那是因为这种级别的客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方便他们打听消息。

    喧哗的大厅中,金杭他们点了一大桌子的菜,竟然连两滴玄液都没花到,这让他们明白,他们手中每人十万滴玄液,到底意味着什么。

    还有,旁边那些人,无论他们聊什么话题,都不会议论圣林族和圣主的不是。

    “车南,这也太邪门一点了吧,这些人的内气等级都不低啊,比咱们强的至少有大半,竟然也不敢背后议论圣林族。”辛虎小声的道。

    “这有点封建了。”金楚默嘀咕了一声。

    而这时,距离车南他们不远的一桌,也不知道他们起初聊了什么,只听一位满脸络腮胡的壮汉道:“你说的不对,老子半年前从禹州那边过来,听说西湖羽林尊卫下辖属所有军卫,千万军队一路势如破竹,已经打到了禹州中部。”

    “真的假的?”

    “这哥们说的没错。”旁边一桌的男子端着一碗酒,出声道:“叛军节节败退,军卫阁主柏懿尊亲率西湖羽林尊卫及下辖属的各个军卫兵分几路西进,禹州中部以北的战事非常激烈,但叛军面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