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墨浅她们回眸转身间,一名侍卫被搀扶着进来,另外还有七人是被抬着进来的,其中五人是尸体,另外两人奄奄一息,随时都会陨落。

    见状,墨浅定格在那被搀扶已经来到她身前的侍卫身上,打量间,目光自然定格在侍卫的内海部位。

    墨浅发现眼前这侍卫气息极其奇怪,立即释放内气进入他体内游走,最后将内气全部汇集在侍卫内海的位置。

    也不知道墨浅发现了什么,脸色骤变,随之跑到那距离陨落已经不远,还有一口气的两名侍卫身旁,用同样的方法查看。

    片刻,在车南和牛峰他们的注视中,墨浅的身躯变得颤抖了起来,脸色一变再变。

    “墨浅,怎么了?”墨寒上前关心的问。

    墨浅推开墨寒,侧脸望着凌厉的巨灵域主苏瑜,声线颤抖的道:“三纹玄阴?”

    “不错,正是你们家族的三纹玄阴。”巨灵域主苏瑜勃然大怒,低吼道:“昨晚,城卫府暗中保护我女儿的八名精锐侍卫遇袭,五人当场毙命,三人中了你们家族三纹玄阴的毒,躺着的这两人,多不过一个时辰就会魂飞魄散。”

    巨灵域主苏瑜双目血红,继续道:“本域主的女儿苏允曦,中了三纹玄阴的毒在先,被这小畜生玷w在后;允儿是我苏族未来的族长,你们都该死。无论是杀害城卫府侍卫,还是谋害我女儿未遂,玷污我女儿清白,毁我苏族,哪一条都足以灭你们。”

    “不可能,我兄弟他绝不对做这种连牲口都不如的事。”

    “你血口喷人。”

    金杭和牛峰一见巨灵域主指向辛虎,顿时跳了起来!

    “证据确凿,由不得你们狡辩,本域主也绝不会放过你们。”苏瑜真的怒了。

    而这时,苏瑜的长子快步进入正殿,将手中包裹递上。“父亲,这时在墨浅房间里搜出来的,你看看这个。”

    墨浅瞧见已经落在苏瑜手中的玉瓶,脸色再度一变,而苏瑜,打开玉瓶查看里面之物,体内随即爆发出更为恐怖的能量,脸色更为狰狞的盯着墨浅。“这就是三纹玄阴,从你房间里搜出来的,现在,就算是你们家族的长老亲自来了,也救不了你们,你们,必须死。”

    “来人,押入死牢严加看管,七日之后,东城门下处死。”

    “是,域主。”

    一干精锐侍卫上前,将反抗的金杭众人全部押了下去。

    当正殿中只剩下巨灵域主苏瑜、厉左使、以及苏瑜的长子苏允昂、城卫府大统领苏弘以及亲信的时候,厉左使望着怒不可止的苏瑜,道:“域主,证据虽然确凿,但对方毕竟是北宫家族的人,不知会他们家族族长和长老便要处死,是不是有些…”

    “厉左使,这是北宫家族欺人太甚,此事不管闹到那里,都是他们理亏,不杀不足以平愤。”苏弘沉声道。

    “光杀辛虎这畜生和墨浅她们,太便宜了!允曦可是我们苏族的未来,父亲,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苏允昂从小就疼爱妹妹,如今发生这样的事,他当然忍无可忍。

    巨灵域主苏瑜眼瞳猛缩。“我苏族与北宫家族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们既然向灭我苏族,那我苏族也不是好欺负的,七日后当众处死墨浅辛虎他们所有人后,再上报尊主,到时候北宫家族的人不会不知道,既然要闹,那就闹得大一点。”

    “域主,你不会是想闹到圣中阁或者圣主那里去吧?”

    “苏弘你多虑了,我苏族自太祖开始,世代蒙受圣林族历任圣主的圣恩,无论任何时候发生任何事,苏族绝不会做出任何一件对不起圣林族的事来;可这一次,北宫家族要绝我苏族啊,面对这样的家族,只有让圣中阁或者圣主知道了,我们苏族才有活路。”说出这话的时候,苏瑜一脸诚恳。

    厉左使点点头,道:“域主的顾虑老奴明白,可北宫家族怎么说也是四大护族家族之一,圣后又出自他们家族,这样的家族,可斗不起啊。”

    “厉左使你应该多虑了,我苏瑜虽然还没有正式得到圣主的召见,但在圣主继位的那一天,我也在场,我相信圣主不会在证据确凿的前提下,偏袒北宫家族,否则同为四大护族家族之一的西乞家族也就不会有现在的灾难了。”

    苏瑜补充着说:“我相信圣主,只有让圣主知道这事,我们苏族才有活路!厉左使、允昂,传令下去,苏族备战,进入战前准备。”

    “是,域主(父亲)。”

    “域主。”城卫府大统领苏弘出声道:“当众处死辛虎这些畜生,总要有一个让巨灵城中武者信服的理由,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